三国名将马腾、马超父子的生涯

    中华马氏网 2009年3月14日 乱乱室絮语


        马腾、马超父子的生涯马腾与马超父子在《三国演义》里与群众的心目中,给人的印象,前者是一位一心扶汉讨曹的草莽将领,后来不幸为曹操所害;后者则是刚猛正直有余,稍欠头脑的猛将。 但检视史书,我们将会发现,马氏父子的形象会完全改变。 下面我们就拿《演义》和正史的记载,重新仔细的透视马腾、马超父子。

        《三国志蜀书第六马超传裴注引典略》言及马腾的身世。 马腾之父字子硕,马腾是他和羌族女子的后代。 马腾长大后从事在山中砍伐木材,运到城镇中贩卖的生意。 184年(东汉灵帝刘宏中平元年),凉州一带因不堪汉王朝暴政,爆发大规模民变,金城人边章与韩遂起兵攻杀太守陈懿,和汉将张温、董卓、鲍鸿等人交战。 187年(中平四年),韩遂杀了边章,自己拥众十万余人,并和汉陇西太守李相如结合。 同时狄道人王国也起兵叛变,杀了汉阳太守傅燮(傅干之父)。 《资治通鉴》载马腾当时任凉州刺史耿鄙的司马,叛变和韩遂共推王国为主。 189年,王国被皇甫嵩所破,遂为韩遂等人所废,另立阎忠,不久阎忠病死,韩遂等人因争权起了内哄,势力便衰弱下去。 《马超传裴注引典略》则有不同说法,说王国起兵时,马腾回应耿鄙的募兵,成为政府军的一员,后来官越做越大。 不论事实如何,马腾靠着自身的才干和血统,在汉羌杂处的西凉,渐渐成为一个拥有不小势力的军阀。

        马腾之子马超生于西元176年(汉灵帝刘宏熹平五年),他比曹操小二十一岁,比刘备小十五岁,比孔明年长五岁,比孙权长六岁。 马超早在《演义》第十回<勤王室马腾举义报父仇曹操兴师>就登场,以17岁之龄(马腾与李傕开战是在194年,马超本年实为19岁) ,在战场上杀了董卓部将王方,活捉李蒙,振名声于天下。 不过,正史的记载中马腾兴兵不是举义,而是董卓旧部自己的内哄。 《资治通鉴》献帝初平三年记载说:“初,董卓入关,说韩遂、马腾共图山东。遂、腾率众诣长安。会(董)卓死,李傕等以遂为镇西将军,遣还金城;腾为镇西将军,遣屯郿。”演义里说马腾和韩遂与长安中官员马宇、种卲、刘范等相结要攻讨李傕,这是事实,但马腾可不是献帝密诏叫来的,而是老早跟着“逆贼”董卓到长安来,后来董卓死后,马腾与李傕利益冲突,起了战祸。 马腾和李傕开战之后,韩遂本要从金城到长安来做和事佬,后来不知为了什么原故和马腾联军和李傕对抗。 马超杀王方、李蒙的故事就发生于此时,不过正史上并没有记载此事。 后来,马腾在长安的内应事泄,被李傕打败,逃回陇西一带,又不知怎么的和韩遂交恶,两方战事不息。 正史中的马腾,并不若演义中所言如此重视汉室大义,看起马腾反倒是一个和李傕、郭汜等人一样的以利为先的军阀。
        在《演义》第二十回<曹阿瞒许田打围董国舅内阁受诏>中,马腾再度登场,和董承、刘备等人同谋,奉献帝刘协的衣带血诏,欲讨汉贼曹操。 但后来结盟之事事泄,董承等被杀,也埋下曹操后来杀马腾的远因。 但在史书里,衣带诏发生在200年(建安五年),这时的马腾,依《三国志蜀书第六马超传裴注引典略》记载:“建安之初,国家纲纪殆弛,乃使司隶校尉钟繇、凉州牧韦端和解之。征腾还屯槐里,转拜为前将军,假节,封槐里侯。北备胡寇,东备白骑,待士进贤,三辅甚安爱之。”《魏书十三钟繇传》也称:“时关中诸将马腾、韩遂等,各拥强兵相与争。太祖方有事山东,以关右为忧。乃表繇以侍中守司隶校尉,持节都督关中诸军,委之以后事,特使不拘科制。繇至长安,移书腾、遂等,为陈祸福,腾、遂各遣子入侍。”虽是如此,但马腾等人还是伺机而动,有如墙头草在曹袁两势力间倒来倒去。 202年(建安七年)5月,袁绍病死,其诸子争位,但袁氏之势力仍大。 袁尚在连连兵败河北之后,打算从河东下手,派手下郭援(钟繇的外甥)和并州的高干、南匈奴单于联合,进窥钟繇所戍守的司隶地区,好从后方攻击曹操。 而西边的马腾、韩遂就成了两方拉拢的势力。 钟繇先派张既去游说马腾,但马腾还是迟疑不决,钟繇便再派傅干前去游说,终于说动马腾,马腾便派马超率军万人去支援钟繇。

        郭援等袁军打算渡过汾河进攻平阳,钟繇在袁军渡河一半时派军突击,马超与西凉的悍将杀入袁军阵中,袁军大败,郭援被马超的先锋将庞德所斩,高干逃回并州,南匈奴向钟繇投降。 这一仗,马腾态度的改变,让钟繇稳定了关中,使得曹操无后顾之忧的继续消灭袁氏残党。 不过,曹操得利,就代表马、韩等西方军阀的失利,虽然马家军在战场上获胜,但也间接的扼杀自己发展的空间,整个关中尽入曹操掌中。 所以,当曹操统一华北之后,就开始干涉马、韩等人地盘之事。

        《三国演义》第五十七回<柴桑口卧龙吊丧耒阳县凤雏理事>中言马腾被曹操诱入许昌,与黄奎谋杀曹操事泄,而与其子马休、马铁被曹操所害,而马超接到恶耗,举兵复仇。 但史书上的记载却与演义大大的不同。 《马超传裴注引典略》记载:“(建安)十三年,征(马腾)为卫尉,腾自见年老,遂入宿卫。……及腾之入,因诏拜(马超)为偏将军,使领腾营。”《三国志魏书十五张既传》里讲的更明白:“太祖将征荆州(208年),而腾等分据关中。太祖复遣既喻腾等,令释部曲求还。腾已许之而更犹豫,既恐为变,乃移诸县促储偫(偫音至,储偫,存备之意),二千石郊迎。腾不得已,发东。”这里说明了,曹操将要南征荆州刘表,怕割据凉州的马腾会不安份,而征召他入京以为人质,并开出让马超统其部曲的条件,而羁糜马家势力,马腾接受后又犹豫不决,张既就用妙计,叫各郡县摆出盛大仪式欢迎马腾,马腾怕反悔面子挂不住,只好东行。 但到了211年,曹操打算西征张鲁,派钟繇和夏侯渊西进,高柔劝谏道:“今猥遣大兵,西有韩遂、马超,谓为己举,将相扇动作逆,宜先召集三辅,三辅苟平,汉中可传檄而定也。”(《三国志魏书二十四高柔传》)高柔所惧怕的果然也发生了,钟繇一入关,马超、韩遂以为曹操要对付自己,索性叛变,但马腾此时还未被杀,可能的原因是:一、曹操认为马、韩起兵,是自己失算(未听高柔之劝),与马腾无关。 二、马腾一家还有利用价值,马超也许会待念亲情而回心转意,放下武器。 基于以上因素,曹操在马超起兵后十四个月才杀害马腾。 《三国志》与《演义》的说法有极大的出入。 演义上的马腾成了一生为讨曹兴汉奋斗的西凉英雄,而史书里的马腾则是一个以利字为行事哲学,后来因儿子叛变遭到杀害的草莽军阀。

        《演义》第五十八回<马孟起兴兵雪恨曹阿瞒割须弃袍>里,马超在闻父弟为曹操所害,就与韩遂大起诸军,奔杀长安而来,钟繇固守长安,被庞德用计取下,钟繇奔潼关。 曹操闻马超起兵,派曹洪和徐晃前往戍守潼关,但曹洪被马超军用激将法激怒,忘了曹操要其坚守,也不听徐晃之劝,出关和马超交战,大败,潼关也失去。 史书的记载与演义又有些出入,一、当时的长安是马家的地盘,司隶校尉钟繇是镇守洛阳,所以马超并不用攻下长安,也遇不到钟繇,钟繇反而在曹操征马超时供给了不少军需品。 二、曹操派来迎击马超的是曹仁和徐晃,没有曹洪,也没有战败潼关被夺之事。

        马超的武勇被营造的最高潮,先是马超力战曹营于禁、张郃诸将,并刺死李通。 但按《魏书十八李通传》,李通在208年底周瑜围曹仁于江陵,被曹操派去增援,不幸病死于路途,年42,并非死于马孟起枪下。 演义又云马超大破曹军,杀的曹操割须弃袍而走,罗贯中还作诗云:“潼关战败望风逃!孟德怆惶脱锦袍,剑割髭髯应丧胆,马超声价盖天高。”可惜史书上却没有割须弃袍一事,反而是之后曹操处变不惊,许褚则护驾有功,《魏书十八许褚传》:“太祖将北渡(渭水),临济河,先渡兵,独与褚及虎士百余人留南岸断后。(马)超将步骑万余人,来奔太祖军,矢下如雨。褚白太祖,贼来多,今兵渡已尽,宜去。乃扶太祖上船。贼战急,军争济,船重欲没。褚斩攀船者,左手举马鞍蔽太祖。船工为流矢所中死,褚左手并溯船,仅乃得渡。是日,微褚几危。”许褚的忠心护主,可与赵子龙长阪救阿斗和周幼平宣城护孙权,同列为三国佳话。

        《演义》第五十九回<许褚裸衣斗马超曹操抹书间韩遂>则谈及梦梅居士娄子伯(娄圭,字子伯)教曹操盖“一夜城”,此事《魏书武帝纪裴注引曹瞒传》中也有提到,不过当时裴松之就曾怀疑曹操与马超对峙渭水是在农历的闰八月,天气还不至于冷到泼水会结兵,不过,也许是当年比较早冷,所以我们也姑且信之。 之后,演义写马超邀许褚单挑,斗了三天,不分胜败,让许褚的亦沾沾锦马超的光。 在史书里,马超却输许褚一筹,《马超传》:“曹公与遂、超单马会语,超负其多力,阴欲突前捉曹公,曹公左右将许褚瞋目盻(怒视之意)之,超乃不敢动。”但曹操亦佩服马超,《马超传裴注引山阳公载记》:“初,曹公军在蒲阪,欲西渡,超谓韩遂曰:‘宜于渭北拒之,不过二十日,河东谷尽,彼必走矣。”遂曰:‘可听令渡,蹙于河中,顾不快耶!”超计不得施。曹公闻之曰:‘马儿不死,吾无葬地也。””但马超后来的表现令人失望。

        后来曹操便用离间计使马、韩二人相互猜忌,趁虚击破,两人逃奔梁州。 这个地方,并没有像《演义》所写的韩遂密谋降曹,被马超抓包,斩断左手,投奔曹营,封西凉侯。 事实上,韩遂一直和马超有着关系与其并肩作战,直到215年5月,才被手下斩杀。 若要选出被《演义》抹黑而蒙冤的三国人物,韩遂的惨况不输曹操、周瑜。 马超在211年3月起兵,同年9月就被击败,除了让曹操捏一把冷汗外,并未造成太大的威胁。

        关于和马超、韩遂一同举兵八部,《演义》说程银、张横死在韩遂夜袭曹军一役,成宜则死于马超夜袭时,而马玩、梁兴则和韩遂谋降曹操时被马超杀死,李堪则被于禁误射身亡,杨秋和侯选投降曹操。 史书里的八将结局则与演义不同,成宜、李堪在马超兵败时阵亡;杨秋逃往安定,在211年10月投降;梁兴在鄜县一带劫略,在212年7月被夏侯渊与左冯翊太守郑浑给击灭;程银、侯选在215年随庞德一同投降曹操;张横、马玩,下落不明。

        直到213年,马超卷土重来,率羌胡兵进攻陇西(由此可见马氏在陕甘一带的影响力),几乎夺得整个陇西,只差一个冀城(姜维的故乡),马超从正月围到八月,才不凉州刺史韦康“素仁,愍吏民伤残”(《列女传》)才向马超投降,而有勇无谋的马超竟然斩了投降的韦康。 皇甫谧《列女传》中载:“建安中,马超攻冀,害凉州刺史韦康,州人凄然,莫不感愤。”《三国志魏书荀彧传裴注引三辅决录注》:“(韦)康字元将,京兆人。孔融与康父端书曰:“前日元将来,渊才亮茂,雅度弘毅,伟世之器也。昨日仲将(韦康之弟韦诞字仲将)又来,性贞实,文敏笃诚,保家之主也。不意双珠,近出老蚌,甚珍贵之。”父端,从凉州牧征太仆,康代为凉州刺史,州人荣之。 ”可见韦康不但是凉州的名人、大姓,且颇得人心,马超杀了韦康,人心尽失,激起杨阜等人的反叛,大败投奔张鲁。 连毛宗岗亦说:“五虎将中,关、张、赵、黄皆大将才也;若马超,则可为战将,而不可为大将。其杀韦康,屠百姓,不得谓之‘仁”矣!其不疑杨阜,不得谓之‘智”矣!前既感惑于曹操,而攻韩遂;后复归于张鲁,而拒玄德。其识见当在四人之下。 ”

        214年春,马超仍不甘心,率张鲁军包围祁山(就是孔明六出的祁山),被夏侯渊派张郃给击退;而马超又嫌张鲁冷落他,遂降刘备,《马超传裴注典略》:“超遂从武都逃入氐中,转奔往蜀。”《演义¬》第六十五回<马超大战葭萌关刘备自领益州牧>的马超攻刘备,及他与张飞大战之事史书上并没有,但李恢劝降一事,在《三国志蜀书十三李恢传》里有所记载。

        后来马超在214年封刘备之命劝降刘璋一事,后平西将军,219年刘备称汉中王,马超任左将军与关羽(前将军)、张飞(右将军)、黄忠(后将军)并列(赵云此际仅官任翊云将军,差前面四人一大截,“五虎大将军”一说,纯属罗氏杜撰),221年刘备称帝,官升骠骑将军,领凉州牧,222年逝世,年47岁。

        在马超最后的日子里,可以说是毫无做为,还被卷入彭羕一案,《蜀书第十彭羕传》中记载彭羕被刘备由治中从事被外放为江阳太守,大大不满,就前往拜谒马超。 《彭羕传》:“(马)超问羕曰:‘卿才具秀拔,主公相待至重,谓卿当与孔明、孝直诸人齐足并驱,宁当外授小郡(江阳太守),失人本望乎?”羕曰:‘老革荒悖,可复道邪!”又谓超曰:‘卿为其外,我为其内,天下不足定也。””后来马超向刘备告密,彭羕遂被下狱诛杀。 《演义》七十九回<兄逼弟曹植赋诗侄陷叔刘封伏法>把彭羕事件与孟达降魏扯上关系,而马超也从同谋嫌犯的角色被改为发现彭羕致孟达密书,而设计引彭羕入壳的角色。 我们由彭羕事件可知,马超投降刘备后“常怀危惧”(《彭羕传》语),而刘备也对这位“背父之逆子,杀君之桀贼”(姜叙之母语,见《魏书二十五杨阜传》)保持距离,彭羕事件过后更将马超完全冷冻,直到其死亡。 马超死时处境悲哀,《马超传》:“超临没上疏曰:‘臣宗门二百余口,为孟德所诛略尽,惟有从弟岱,当为微宗血食之继,深托陛下,余无复言。’”一个勇冠西凉的锦马超,其才具虽不足以成大事,而凶残又什于诸将领,死前却落得保荐马岱,“余无复言”的下场,也可真是令人一叹。



分享按钮>>诸葛亮挥泪斩马谡——马谡传奇
>>我国古代的机械大师——马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