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四大家之一马致远

    中华马氏网 2009年3月14日 大百科全书等


         马致远(约1250-1321),号东篱,元代戏曲、散曲作家,大都(今北京)人。

        马致远一生从事杂剧创作,负有盛名。《汉宫秋》是马致远的代表作,敷演王昭君出塞和亲故事。《汉宫秋》不拘泥于史实,在前人创作的基础上进行了创造。首先,剧本把故事发生的历史背景改为匈奴强盛,昭君出塞是在胁迫下进行的,从而突出了王昭君对祖国深沉的感情;第二,将画工毛延寿的身份改为中大夫,索贿未成,将昭君的画图献给单于,唆使匈奴攻汉,成为被谴责的主要对象;第三,王昭君未入匈奴便投河自杀,这样,昭君故事便被赋予了新的主题。这是元代初期,金、宋相继灭亡后民族情绪的曲折反映,在当时具有一定现实意义。《汉宫秋》的主角是汉元帝,作品通过他对文武大臣的谴责和自我叹息来剖析这次事件,作为一国之主,他连自己的妃子也不能保护,以致演成一幕生离死别的悲剧,剧中借汉元帝之口,斥责不能保卫国家的文臣武将:“太平时卖你宰相功劳,有事处把俺佳人递流。你们乾请了皇家俸,着甚的分破帝王忧”,从当时的现实来看,正是对金、宋亡国之臣的批判。在描绘汉元帝对王昭君的思念中,渗入了对国家命运的关注,流露了深沉的忧伤情绪。特别是作品第 4折描写昭君去后,汉元帝听到大雁悲鸣,倍增伤感,在反复吟叹中抒发了他的满腔愁绪,这与白朴《梧桐雨》第 4折的情调和手法颇为相近,都是借历史上的兴亡聚散抒写作者情怀,但又各具特点,传为绝唱。

        马致远的《荐福碑》写书生张镐穷途落魄,寄居荐福寺中。庙寺碑为颜真卿手书,本可拓印后卖钱,作为进京的川资,不想又被暴雷击碎。这就叫“半夜雷轰荐福碑”。剧本取材于宋僧惠洪《冷斋夜话》,借题发挥了元代儒生抑郁不平之气,也宣扬了穷通得失皆由天命的思想。《青衫泪》借白居易的诗篇《琵琶行》,描写白居易与妓女裴兴奴的爱情故事,穿插了由于商人干预而造成的纠葛。这样的戏剧冲突在元杂剧中较为多见。这两部剧本分别通过主人公的不幸遭遇,对现实社会有所抨击,同时流露出怀才不遇的思想感情。《黄粱梦》、《岳阳楼》、《任风子》都是演述全真教的度脱故事,分别写汉钟离在邯郸路上度脱吕洞宾,吕洞宾在岳阳楼度脱柳树精,马丹阳在甘河镇度脱屠夫任风子,最后都成正果。《陈摶高卧》是叙写隐士陈摶不受功名利禄和美色诱惑的故事。陈摶也是全真教尊奉的仙人。全真教初起于北宋末年,盛行于金、元,是道教的一个支系,并吸收了佛教经典和儒家学说,倡导“以识心见性,除情去欲,忍耻含垢,苦己利人为之宗”(元李道谦《甘水仙源录》)。反映了当时部分知识分子隐身避世的一个归宿。马致远神仙道化剧的思想倾向与全真教教旨相当合拍。他主张逃避现实,提倡修道登仙,自然是消极和荒谬的,但他对当时不公正的社会现实的暴露和谴责则有其合理的成分,也是不可忽视的。

        马致远诸剧贯串着对现实的批判精神。如《汉宫秋》中对文武百官的谴责:“全不见守玉关征西将”,“枉养着那边庭上铁衣郎”,指斥他们不过是一些“忘恩咬主贼禽兽”;《荐福碑》则揭露当时的社会是:“这壁拦住贤路,那壁又挡住仕途,如今这越聪明越受聪明苦,越痴呆越享了痴呆福,越糊涂越有了糊涂富,则这有银的陶令不休官,无钱的子张学干禄”;《黄粱梦》抨击了当时险恶的世风:“如今人宜假不宜真,则敬衣衫不敬人。”马致远在作品里所赞颂的是一些儒生、道士与隐者。

        马致远的思想在元代文人中是有代表性的,对于后世也有影响。他对是非不分、贤愚不辨的社会现象感到愤慨,乃至陷于绝望的境地,于是便企图从修真养性、隐居乐道中寻找精神寄托。他的消极情绪是很明显的,但在悲凉的思绪中,回荡着难以遏制的激愤,这就给他的作品带来豪放的气势。马致远的艺术才能,在元、明时得到很高的评价,周德清《中原音韵》中“关、马、郑、白”并提。

        马致远语言艺术的成就尤为突出,擅长悲剧性抒情,情调凄凉、悲愤,曲词典雅清丽,成为元杂剧中的一个独具特色的著名作家,他的散曲在元代前期作家中成就很高,向为后世所推崇。

        研究著作:

1、《关汉卿白朴马致远三家散曲之比较研究》 马显慈 中华书局



分享按钮>>师姓人物——湖北省文联副主席师群
>>抗日名将杨靖宇(马尚德)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