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圈”的设计与开发

    中华马氏网 2011年11月10日 汤锦程


自明代戏剧家汤显祖临川四梦之一的《邯郸记》名扬天下,邯郸就与我们临川汤氏结下了不解之缘。虽然,邯郸与我居住的北京市只有450里地,但因我与邯郸没有业务关系,所以我始终没有机会到这个令我魂绕梦牵的圣地寻梦。2001年3月19日,我随中央电视台《天涯共此时》剧组马翔宇编导赴邯郸市拍摄《我们都姓马》专题片,因而圆了我的邯郸梦。此次同行的还有《话说蔺姓》专题片的编导组。我们在京石高速公路交费处与前来迎接我们的邯郸市委对外宣传局连玉平副局长和李处长会合;而后,由连玉平副局长开车在前面引路,我们的车紧随其后向邯郸挺进。大概连局长是轻车熟路,转眼之间就把我们拉后了30公里,于是我们靠手机联络,指导我们前进。13点到达邯郸市,全程用了3个半小时,连局长将我们安排在国际宾馆住下,当晚邯郸市委宣传部靳文华副部长、连玉平副局长、新闻处李处长、张鸿兴处长、市博物馆韩馆长、市文保所马忠理研究员和我们摄制组编导人员见面。首先,由我向大家介绍了马姓与邯郸的关系,靳副部长根据我们的需要,当即安排了配合接待工作。次日,我们开始了四天紧张的拍摄工作,我也借机对这座古城进行了一次专访。


(一) 邯郸地名考


1972年,邯郸的考古发掘爆出了一个石破惊天的消息:磁山文化出土的家鸡,竟然比获养禽世界纪录的印度还早3000年;而磁山文化中发现的炭化粟,则是人工种粟历史的农作物世界纪录。随之出土的还有五千余件象征人类文明的陶、石、骨、蚌器。这一考古发现,不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逊色,因为磁山文化的论证将中华文明推向了历史的巅峰。1991年,江泽民总书记视察邯郸,当他参观了磁山文化后曰:“河北是中华民族文化和东方文明的发祥地,新石器时代的磁山文化在这里形成……。”这一科学的定位,将邯郸文明史与中华文明史向前推了数千年。

“邯郸”之名,最早出现在商代的甲骨文和《竹书纪年》中;因此,邯郸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溯及到3000年前。然据笔者分析,邯郸地名是历史移植而来,其与上古天子云阳氏有着直接的关系。据《皇甫纪实》记载:“云阳氏在甘泉,黄帝以来每大祀于甘泉,则长沙地也。”《遁甲经》亦曰:“沙土之福,云阳氏之丘也。”文中所指甘泉、沙丘,古称流沙,在今甘肃张掖。《水经注》曰:“甘水出南山甘谷。”南山即在甘肃张掖。云阳氏是月母傥女娲之号,历史上又称其为“西王母”。据《山海经》记载:西王母国兴于汤谷。毕沅注:“汤谷在甘肃张掖南山。”傥女娲代伏羲氏而有天下,所以黄帝大祀于甘泉,祭祀这位女天子。女娲族一度东迁,《关中圣迹图》曰:“甘谷水在乾州(陕西乾县)东15里……今名泔河。”而邯郸有娲皇宫,都证实女娲族曾逐步向东方迁徙,后辗转南下留止在湖南长沙南的衡山。《历代小史》有载:“云阳之山在衡山之阳,只今茶陵之云阳山也。”因女娲居甘泉,所以女娲族无论迁居何地,甘泉和沙丘的地名也随同她们的迁徙步伐而移入新的居住区。


据考证:邯郸地区亦有云阳氏独特标识的地名甘泉和沙丘(河北广宗天平台村),而邯郸娲皇宫虽历经风雨剥蚀,仍然具有王霸之气。因而可证,邯郸曾是云阳氏之族所居之地。邯郸古称“甘”,因而其地出土的战国时期赵国刀币,皆曰:“甘币”。因古时甘与邯两字相互通用,所以邯郸最先是甘人的聚居地。据《史记"夏本纪》记载:“夏后氏启初立,有扈氏不服,启伐之,大战于甘(陕西户县)。”《淮南子"齐俗训》注曰:“有扈,夏启之庶兄也。”因而可知,夏代时期,甘人还在陕西境内活动,并成为有扈氏的部族。甘人战败后开始东迁,则定居于邯郸。商天王小乙时期,甘盘为甘人部落的酋长,因其有慧智,商高宗武丁拜其为师相。商高宗时期,立都于朝歌(河南淇县),邯郸属于王畿之地。殷纣王时期,甘泉、沙丘已经成为殷天王的行宫。因甘盘的盘字与潘在汉代同音通用,所以甘与潘两字亦可相通。《一切经音义》曰:“江北名泔,江南名潘。”东周时期,周惠王将甘邑封给儿子太叔带,史称“甘昭公”。周敬王时期,邯郸以属赵氏家族,赵鞅从兄弟赵午(邯郸氏之始祖,又称“邯郸午”)镇守于此,所以甘人在历史上几易其主。


邯郸的郸字原为“单”,从字义上分析,单是天子的畿内之田。《百家姓大全》曰:“虞舜老师单卷。”而《吕氏春秋》记载:“唐尧的老师名善卷。”尧舜是同一时代的人物,而善与单为同音字;因此,可以断定,单卷即是善卷。故而,在姓氏中,单读善音。新疆有鄯善,四川有郸县,河南有郸城,山东有单县,这些地名都与单人迁徙有关。西周时期,周成王封儿子姬臻于单邑(河南济源县西南),史称“单伯”、“单子”,世袭周王朝卿士。东周时期,单邑成为成周的畿内侯。周惠王时期,单伯曾与齐、宋、陈、郑会于鄄;周襄王时期,单顷公率领诸侯在鸡泽与周天子会盟;周景王崩,单穆公单旗曾两立天子周悼王、周敬王,因而单氏是东周时期的著名氏族。


商代之前,单氏迁入邯郸地区,其与甘人同居一处,建立了城邑,所以甘单二字被加注上邑,而称“邯郸”;因此,早在商代就有邯郸这一地名。由于,邯郸地处商殷王朝的王畿之内,殷纣王时沙丘一度成为殷纣王的行宫,因此邯郸在历史上一度成为中原地区的大都会。正因为邯郸的文化底蕴深厚,自古被称为“成龙之地”。据历史记载:汤武王革夏建商,其巡行天下,驾崩于沙丘;战国时期,改革家赵武灵王亦兴于邯郸,晚年被其子困死于沙丘宫;而秦始皇赢政出生于邯郸,其统一六国后,东巡时崩于邯郸沙丘宫;这一历史轮回现象,又使沙丘成为帝王的劫数之地。


邯郸是中华民族发源地之一,具有着悠久的人类发展史和文明史,公元前375年,赵敬侯赵章(公元前386——公元前375年)为与诸侯争霸中原,其即位后,移都邯郸建赵王城,赵王城由西城、东城、北城组成,形成一个品字形,占地面积为505万平方米。随着赵国的崛起,邯郸成为战国七雄的赵国首都。汉时,邯郸商贾云集,被称为五大都会之一。《货殖列传》曰:“西贾上党,北贾赵、中山。”1959年9月24日,毛泽东主席说:“邯郸是赵国的都城,是五大古都之一,那时候有邯郸、洛阳、淄博……,那时候没有上海、天津大城市。邯郸是复兴的……。”邯郸市要振兴经济,首先要以文化开道,而邯郸文物旅游资源丰富,有赵王城、赵王陵、平原君赵胜墓、吕仙祠、吕祖坟、黄梁寺、磁山文化遗址、玉皇阁、娲皇宫、兰陵王墓、城隍庙大殿、赵苑、丛台……等等,而且邯郸的成语更是独步天下。由于,邯郸的地下文物保护得很好,种类繁多,因此她仍然具有中华名城的称号。


(二) 邯郸古城的魅力


3月20日上午,在邯郸市文物保护研究所马忠理研究员陪同下,我们一行参观了邯郸市博物馆。马忠理先生是回族,196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是我国著名的磁州窑专家。马老介绍说:“磁州窑是民窑,与官窑不同的是,磁州窑的品种花样因不受朝廷限制,民间文化色彩浓厚,形式多样;而景德镇等官窑的品种花样多受宫廷限制,虽然精细质佳,但种类花样有限,为此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异。”但磁州窑只是邯郸文化中的一粒砂金,而邯郸的古代文明代表则是“磁山文化”。因磁山文化的论证,将中华文明推向了历史的巅峰。邯郸博物馆中展览有赵国的刀币,刀币上铸有汉字“邯铁”;还有一种战国“鱼币”,却是稀有文物,在北京琉璃厂古玩店,鱼币可以卖到1000元—1500元;但在邯郸只需40元就可以买到。邯郸市最丰富的收藏是战国时期赵国的文物,从赵王陵出土的战马和“邯郸城古城”皆与众不同,邯郸古城是用泥土版筑而成的,城内城每隔一米就有一层鱼鳞瓦防雨檐,中间还设有排水渠道,这种城墙建筑模式,因没有任何历史记载,所以在《文物》杂志刊载后,引起世界震惊。后汉时期,富冠海内的邯郸从繁荣期走向衰亡,因而东魏和北齐将都城改建在邺城;因此,邯郸的历史地位逐渐淡出。


我们摄制组选在邯郸“丛台公园”开机拍片。丛台是赵武灵王赏歌观舞、练兵点将的地方,她形同北京北海公园的团城,是一座城中城。丛台公园内有几座著名的历史景观,丛台旁的“如意馆”,据说是汉高祖刘邦爱子如意之宫;水塘边的“乐毅亭”,是为纪念悬挂六国相印的战国军事家乐毅所建;丛台后的“七贤祠”,原称“三忠四贤祠”,民国时改现名,祠内供奉着战国时期赵国的七位贤臣李牧、赵奢、蔺相如、廉颇、程婴、公孙杵臼、韩厥。祠旁的“碑林”,始建于1989年,内中收藏着一批珍贵的碑刻,其中有一块两米见方的巨石碑,为五代时期的碑刻,因其被当作棺盖扣在墓穴之上,因而碑文丝毫未损,堪称国宝。
下午,我们摄制组移机“赵苑”,这是一座占地60亩的仿古建筑园林,是由邯郸市复兴区全体干部职工集资上亿元人民币兴建的。从旭光门进入园区内,眼前是由慧童宫、赵春秋宫、喜梅宫、开天辟地宫、极乐宫、道济宫、灵霄宫、祥凡宫、水晶宫、君臣殿十座宫馆组成的建筑群。赵苑因管理上的失误,门票由原价17元,降至15元,但仍没有游客前来造访。因赵苑没有收入,工作人员已经一年半没有发工资,各宫馆连电灯都点不起,园中的草也没人修理,几十只鹿也被馆里藏在宫墙之外的鹿栏中。马忠理先生说:“这就是邯郸学步造成的恶果。”赵苑内荒芜的院中,只有玉兰花开得到很茂盛,象是在预示着一线生机,我想帮赵苑改变这种被动的局面,建议邯郸政府在院中加盖一座“赵氏宗祠”,随着海内外赵姓的寻根问祖活动,赵苑香火一定会越烧越旺。赵苑内还有一个“成语典故苑”,是1997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新兴铸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捐款300万元修建的,门票5元,因湖边可以垂钓,所以有几位垂钓爱好者在此大显身手。大湖边上是一座“将相亭”游廊,廊中有用磁烧制的壁画,为马服君赵奢系列故事,为我们摄制组提供了最佳素材和外景场地。


俗话说:“不到长城非好汉”,3月21日9点,在连玉平副局长的带领下,我们出发去马服山,今天风特比大,虽然马服山是邯郸最高的山峰,但仍不能挡住强大的季风。因没有公路,土路又不好走,我们时而下车步行前进。马服山是马服君赵奢的封地,也是汉族马姓的起源地,但今名叫“紫金山”,已成为一座产煤的矿山。为解决邯郸市用电问题,邯郸市在马服山下建起了一座发电厂,就地取煤发电以减少运费、降低成本,多快好省为邯郸市城市建设服务。因此,马服山地区污染严重,烟尘暴扬,只有一座一身白素的高大基督教堂,在蒙蒙的尘埃中显得鲜艳夺目。据史记载:秦始皇灭掉六国,统一中国后,因怕六国贵族复辟,下令将六国十万户贵族强迁到关中定居,因马姓家族属于赵国贵族,所以也随着赵姓亡国之君一起西迁,最后定居在陕西扶风郡。虽然,马服山是马姓的发源地,但是在邯郸汉族马姓却难于寻觅;而回族马姓移居邯郸亦仅有八十年历史,但回族马姓已成为邯郸大姓。俗曰:“十个回回九个马。”因而可见,回族马姓在全民族马姓大家庭中所占的重要比例。为此,我建议在拍摄计划中,增加邯郸回族马姓的新篇章。我们赶在落日之前来到邯郸市清真寺,抢拍下马忠理先生讲述的回族马姓的历史片断。
由于,摄制组为两套班子,却只有一部摄像机;因此,在拍摄《我们都姓马》专题片的同时,《话说蔺姓》专题片也紧锣密鼓地开了机。蔺相如是赵国一位重要的历史人物,以他的生平事迹创作的历史剧《将相和》,至今仍是经久不衰的作品。邯郸市清真寺的对面是“回车巷”,据说这里就是当年蔺相如避让廉颇的地方,后廉颇负荆请罪,有碑为记。下午,我随《话说蔺姓》专题片摄制组去赵王城蔺家河,这里有个蔺家庄,传说是蔺相如的出生地。晚上,赵王城管理处刘东光处长为我们设宴,请我们品尝邯郸著名的肥牛火锅。


新中国成立初期,邯郸只有5万人,但今已发展成为拥有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邯郸在全省排在第三位,第一是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其次是保定市(1949年8月1日河北省成立时,保定为省会所在地),有时唐山市又超过邯郸,所以邯郸的位置并不稳定。虽然,我是第一次来邯郸,但因读过明代著名戏剧家汤显祖的《邯郸记》,所以对此地有很深的记忆,邯郸黄梁寺,就是《邯郸记》的主题;为此,使其成为邯郸著名的旅游胜地。靳文华副部长介绍说:“黄梁寺之所以香火茂盛,还另有一个原因。据说: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侵华战争时,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所在的部队曾在邯郸驻军;在此期间,他曾经去黄梁寺寻古拜佛,田中角荣进寺脱剑很有礼貌,寺僧观其相貌预测说:‘他日后有丞相命’,后果应其验。田中角荣当上了日本的首相后,积极推动中日友好邦交,并到中国进行访问,他向中国政府提出要重访黄梁寺的请求,但因当时黄梁寺已经改为民居,所以田中首相没能成行。”这个故事在邯郸地区很流行,因此香客闻知都来粘一粘灵气,使黄梁寺香火非常茂盛。但我想:不能因为黄粱寺的预言传说造就了一位日本首相而过于迷信,却忘记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种种罪行。


《我们都姓马》专题片拍摄完后,靳文华副部长率领宣传部几位处长在“好世界大酒店”为我们剧组编导人员庆功,并聘请我和马翔宇导演为邯郸市委宣传部文化顾问,希望我们能为邯郸的建设和发展提出富有建设性的意见。我认为:邯郸是中华民族发源地之一,具有着悠久的人类发展史和文明史,邯郸市要振兴经济,首先要以文化开道;而邯郸文物旅游资源丰富,如果策划好,管理妥善,就不会造成象赵苑的损失。因此,我建议在邯郸搞一个“邯郸马姓经济文化圈”,首先建一座“马氏宗祠”,修复马服君赵奢墓;而后创建马姓网站、马姓研究会;出版马姓名人传记和拍摄《马姓名人故事集》电视系列片;举办各类马姓研讨会,以此吸引海内外马姓前来祭祖扫墓、旅游观光。马姓是居中国人口第20位的大姓,如果每年有几百万马姓子孙前来祭祖扫墓,就可以将邯郸的旅游文化推动起来,而旅游经济则可以推动邯郸的经济腾飞。靳文华副部长听了我的讲解十分高兴,事后派连玉平副局长专程到北京与我协商创办“马姓经济文化圈”的有关事宜。当2002年春节的钟声敲响的时候,邯郸传来喜讯,邯郸市政府已经讨论我的建议,决定在邯郸兴建马姓宗祠的计划。


邯郸考察和拍摄结束,张鸿兴处长、马忠理老师开车为先导,将我们的轿车引上京石高速公路,大家恋恋不舍地相互告别,尤其马忠理老师认真的工作态度,很值得我们学习。告别邯郸,马翔宇导演加足马力向北京开去。20点30分,我们进了保定市,在保定著名的“饺子城”吃了顿饺子,又开车逛了一圈保定市,22点驱车离开保定。23点30分,我们的车下了高速公路进入北京,此次行程共计1030公里(单程460公里,双程920公里,市内短程和保定市为110公里),耗油三箱。我们先到中央电视台“天涯共此时”剧组,观看了一下样片,拍摄的效果很好;次日2点,马翔宇导演开车送我到家,顺利完成拍摄和考察工作。通过此次考察及文化交流,我们真切的期盼邯郸地区能够早日腾飞,重振昔日的雄风。


(三) 推动邯郸旅游经济的开发


2001年4月14日、4月15日,中央电视台4频道、4月16日中央电视台1频道先后播出四遍《我们都姓马》专题片;2002年1月,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会刊《东方龙》第14期和《汤家村》网站先后发表了我撰写的“邯郸古都情结”;2002年《邯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第2期、第3期连续转载了我撰写的“邯郸地名考”、“马姓源流”两文,在这一系列的文化宣传下,在海内外马氏宗亲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2004年6月7日,《中华马姓》作者、中国文物学会会馆委员会馆专业委会理事马善田,邀请我参加第三届世界马氏宗亲恳亲大会。我向其介绍了我的“邯郸马姓文化旅游经济开发”的设想,希望通过这次大会,动员海外马氏到邯郸投资兴建马氏宗祠和建立马姓经济文化圈,当即得到马善田的响应。6月20日,我将这一喜讯通知中国文物学会会馆委员会馆专业委会副会长、邯郸职业技术学院文史系蔺朝国教授和邯郸文物研究所所长马忠理研究员,请他们协助我考察一下马服山的现况。6月21日,蔺朝国与马忠理在邯郸市旅游局的帮助下考察了马服山,当晚向我作了详细的介绍。我立即将马服山的现况转告马善田,希望马氏宗亲大会能增加邀请邯郸市委、市政府和蔺朝国等参加第三届世界马氏宗亲恳亲大会,为日后推动邯郸马姓文化旅游经济开发区做好思想准备。7月4日,世界马氏宗亲恳亲大会工委会正式邀请我、蔺朝国及邯郸市委、市政府七人为第三届世界马氏宗亲恳亲大会特约嘉宾,但邯郸市政府及我会均因故未能出席大会。


7月28日,我委托马善田代表中国文物学会会馆委员会出席8月5日在马来西亚举办的第三届世界马氏宗亲恳亲大会,其在大会上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者介绍了我和蔺朝国考察马服山的情况,因而引起了与会代表的高度重视。台湾马氏宗亲总会理事长马鹤凌(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之父)先生在会议期间向马善田提出要到邯郸寻根祭祖的愿望,并请马善田回大陆后代为联系;马来西亚马氏宗亲总会闻知消息,也提出要参加此次寻根考察活动。


8月3日,蔺朝国来北京向学会汇报工作,我们共同讨论了下一步计划,决定由蔺朝国代表中国文物学会会馆委员会馆专业委会向邯郸市委、市政府正式提出我的“邯郸马姓文化旅游经济开发”的设想。8月15日,马善田回国后,向我汇报了大会情况,世界马氏宗亲会正式委托中国文物学会会馆委员会馆专业委会与邯郸市委、市政府联系“马氏寻根祭祖”活动事宜。8月18日,我通知蔺朝国正式向邯郸市委、市政府联系马来西亚、台湾马氏代表团寻根祭祖的接待问题。9月10日,蔺朝国在邯郸市职业技术学院王志勇院长的陪同下,向邯郸市委副书记李石办公室递交了马氏寻根祭祖活动报告,拟定于九月九日重阳节接待马来西亚、台湾马氏代表团。这一方案当即得到李石副书记的支持,并指示邯郸市台办仝主任负责接待事宜。邯郸市台办根据我会提供的的情况介绍,正式报请河北省台办审批。9月22日,邯郸市台办通知蔺朝国《关于河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批复意见》“由中国文物学会会馆委员会馆专业委会为主办单位,邯郸市台办为协办单位,负责接待和用车等一切问题。”


9月25日,根据河北省台办、邯郸市台办的批复意见,我向中国文物学会会长罗哲文、名誉会长沈廷杲、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晓雨作了口头汇报,当即得到领导们的支持。10月11日,我在京组织召开了中国文物学会会馆委员会馆专业委会工作会议,会议决定由蔺朝国负责与邯郸市台办密切配合落实活动资金、接待安排等各项事宜;由马善田负责与马来西亚、台湾马氏宗亲会密切联系落实组团等事宜。因我刚刚出院身体欠佳,所以提议将马氏寻根祭祖活动改在2005年清明节举行,并得到马来西亚、台湾马氏宗亲会的同意。我负责起草了“台湾、马来西亚民间代表团邯郸寻根考察活动日程安排”、“台湾、马来西亚民间代表团邯郸寻根考察组委会名单”、“台湾、马来西亚民间代表团邯郸寻根考察活动邀请人员名单”、“台湾、马来西亚民间代表团邯郸寻根考察活动缘由”、“关于台湾、马来西亚民间代表团邯郸寻根考察活动的请示报告”等文件。
10月14日,在武汉钢铁厂台湾事务工作委员会的安排和介绍下,我会委派蔺朝国、马善田向国务院台办交流局正式递交了上述文件,希望得到政策指导。10月23日,蔺朝国、马善田代表我会与邯郸市台办、邯郸职业技术学院进行接洽,协商在邯郸修建一个马氏始祖赵奢墓碑,以供马来西亚、台湾马氏代表团寻根祭祖,但因邯郸市台办领导改选,所以工作被迫停止。12月31日,新上任的邯郸市台办主任崔玉章、宋副主任,正式邀请我会蔺朝国出席几方联合会商,重新启动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寻根考察活动。


2005年1月10日,邯郸市台办将马来西亚、台湾马氏寻根考察活动接待安排上报邯郸市委办公会议讨论批准。决定:(1)由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为主办单位;(2)邯郸市政府为协办单位;(3)负责邯郸市内的饮食、交通、门票费用;(4)要求马来西亚、台湾马氏代表团同时到京好接站。邯郸市台办同意将我设计的“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圈”长期的推广下去。我立即通知马善田,敦请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宗亲会正式发一份委托书,作为信息来源的证物。1月25日,马善田将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宗亲会的委托书正式递交邯郸市台办及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1月26日,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召开第二次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寻根活动筹备委员会工作会议,会上蔺朝国介绍了邯郸市的工作情况,邯郸市已经正式成立“马氏恳亲活动接待委员会”,由李石副书记任接待委员会主任,两位副市长、两位市副秘书长任副主任。我会为加强组委会的力度,特安排我会代理秘书长、渤海石油职业学院师范校区管委会主任兼外语系书记、北戴河校区书记刘胜坤负责各方协调工作,重点协助蔺朝国在邯郸方面的组织工作。


1月30日,我正式向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晓雨递交了“台湾、马来西亚民间代表团邯郸寻根考察活动缘由”、“邯郸寻根考察活动组委会名单”、“台湾、马来西亚民间代表团邯郸寻根考察活动邀请人员名单(暂定)”;并向中国文物学会会长罗哲文、名誉会长沈廷杲作了工作汇报。沈廷杲名誉会长指示说:“这个活动非常好,是为国家统一作贡献,我们所作的工作,应该提到为国家统一作贡献的高度上来。”
2月22日,邯郸市台办向蔺朝国提议,由邯郸赵文化为邀请单位;并将蔺朝国借调到邯郸市台办宣传处配合此次组织工作。2月28日,邯郸市台办通知蔺朝国,邯郸市台办放弃北京的接待工作和接待费用,只负责邯郸市内的接待工作和接待费用。3月3日,蔺朝国将邯郸市台办委托书和活动日程表送交我会,定于4月2日台湾、马来西亚马氏代表团到京;4月3日正式到邯郸开展寻根问祖考察活动,其中包括举办“马氏文化研讨会”、“经贸文化洽谈会”、“马氏始祖赵奢墓揭幕仪式”、“文艺节目”等活动;并参观邯郸“七贤祠”、“成语典故园”、“邯郸市经济开发区”、“赵文化陈列馆”、“磁县羌村”、“蔺相如庙”、“河南安阳马氏庄园”、“河北邯郸职业技术学院”、“河南安阳马氏庄园”等项目。邯郸市为了做好此次活动,投入300余万元资金,修建了赵奢墓、祭祖公路、上山石阶、特制纪念品黑陶瓶和赵奢搪瓷盘等,仅代表团的市内交通、门票、就餐费就高达20万元。邯郸市旅游局、卫生局、交通局、公安局、外宣局等10余个行政单位参加此次接待活动,使此次活动气势宏大、影响深远。马善田也联络好台湾、马来西亚45个财团、基金会的马氏董事长、总经理组成的马氏寻根代表团。


3月7日,我将邯郸市台办委托书、活动日程表、邯郸市活动工作汇报,正式送交中国文物学会,彭卿云会长认为:“中国文物学会是全国性的社团组织,不可能代表某一级地方政府邀请国际活动。”彭会长考虑到审批责任的后果,故而不同意我会为主办单位,只批准我会为协办单位。因考虑到我会完全是义务服务,因而我代表学会通知邯郸市台办,正式放弃主办邀请单位,改为协办单位。3月24日,邯郸市政府为感谢我对邯郸市旅游经济开发所作出的贡献,正式邀请我为此次活动嘉宾,并预定将邯郸市仅有的两套总统套房安排给我和马氏代表团负责人马鹤凌先生。4月3日,台湾、马来西亚马氏代表团将在马鹤凌先生的率领下,如期赴邯郸市寻根问祖,由此拉开我设计的“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圈”的序幕。如果通过此次活动,将海内外马氏吸引到邯郸寻根祭祖,势必为邯郸旅游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鉴于我会对此次活动推动的成功先例,世界刘姓恳亲大会、饶姓恳亲大会等姓氏团体闻知后,纷纷派人与我会取得联络,并委托我会协助安排寻根问祖活动。


(四) 邯郸马氏祭祖盛况


2005年4月1日,马善田到京打前站,我立即赶到崇文门哈德门饭店看望马善田;广东和马来西亚已经到京的马氏宗亲也纷纷赶来聚会,并安排了明天到首都机场接团等事宜。因为我患有前列腺炎,乘火车非常不便,因而谢绝马善田一路同行的邀请,约好邯郸见面。4月2日17点,我会副秘书长刘胜坤开车赶到北京,因国台办安排宴请台湾马鹤凌等一行人,所以我会没有到宾馆参加欢迎。


4月3日晨8点30分,我和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沈廷杲及刘胜坤开车从和平门出发;13点30分抵达邯郸市。三年过去了,邯郸市没有什么变化,见不到广场、看不见绿地,空气污染,到处是卫生死角。虽然,邯郸人文景观丰富多彩,但是投资环境不佳,是否能吸引海外宾朋携手而来呢?蔺朝国因去火车站迎接台湾、马氏宗亲代表团,所以用电话指导我们到达邯郸宾馆贵宾楼,市台办李处长拨给我会一个总统套间、两个标准间。14点台湾、马来西亚代表团在警车的护卫下抵达邯郸宾馆,因订购飞机票和周末休假等原因,代表团只来了29人,比原定人数少了16人。16点邯郸市台办崔玉章主任安排我到邯郸新视听电脑公司,拷贝了由我主讲的“我们都姓马”光盘35张,作为我会赠送给台湾、马来西亚代表团的纪念礼品。17点市委、市政府、省台办领导在二楼会议室和大家见面,由邯郸市委书记聂辰席介绍了邯郸市的发展情况。16点30分,市委、市政府、省台办领导在二楼多功能厅为代表团接风洗尘,市长王三堂在祝词中代表市委、市政府欢迎我会代表到邯郸参观考察。因晚宴将我和沈廷杲安排在第1号桌与市委书记聂辰席、市长王三堂,省台办主任郑汉光、副主任姚鸿安,台湾马氏宗亲代表团团长马鹤凌、马来西亚马氏宗亲代表团团长马振兴等同桌就餐,我借机向河北省台办主任郑汉光介绍了汤显祖的《邯郸记》,希望能推动此项文化活动,当即得到郑汉光主任的支持,让我会后直接找他联系此事。晚宴安排了戏剧、歌舞演唱;台湾来的马大姐也即兴表演,清唱了几段京剧,使晚会达到高潮。由于过度疲劳,使我右脚抽筋,疼得我在房间里蹦到次日3点才入睡。


4月4日晨8点30分,在我的“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圈”推动、倡议下,邯郸市成立了“邯郸中华马姓研究会”,并在邯郸宾馆二楼会议室召开了“中华马氏文化研讨会”。首先播放了中央电视台4频道拍摄、由我主讲的“我们都姓马”专题片;而后,由我向邯郸市领导及台湾、马来西亚马氏代表团介绍了“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圈概念设计”和邀请马氏代表团来邯郸祭祖的经过。邯郸市台办崔玉章主任,当即邀请我出席邯郸北京文化周活动;市台办宣传处长李建武说:“一定给您发一个荣誉证书”;台湾、马来西亚马氏代表团等纷纷离席前来向我致谢。随后,邯郸职业技术学院王志勇院长讲话说:“邯郸职业技术学院与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汤锦程会长拟定了意向合作协议,并在汤会长的指导下长期执行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圈的实施工作,我院蔺朝国教授还当上了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由此被评为享受邯郸市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邯郸职业技术学院21世纪科技带头人。”最后,由邯郸市宣布“中华马氏文化园(属于我的概念设计之一)”设计,将投资2.3亿元人民币,分三期完工,现在已经完成第一期赵奢陵园工程,投入了400万元。邯郸中华马姓文化研究会会长马梦武,特邀请我为研究会顾问。11点代表团参观丛台公园,我因右脚趾骨刺发炎,行动不便,则返回宾馆睡觉。


14点,在贵宾楼召开邯郸与马氏代表团的经贸洽谈会,我与沈廷杲、刘胜坤和摄影员小龙借机开车去黄粱梦参观。黄粱梦是汤显祖创作“邯郸记”的故事源泉,也是我旨在推动邯郸文化的中心议题。然而,这里又脏又乱,一条臭河熏的人头晕脑胀。黄粱梦对过是“吕仙洞”,而且邯郸市红十字会也设在这里,神仙府邸门前如此不雅,不知神仙们是否能够满意?黄粱梦分三大殿,前殿神仙洞府供奉的是“正阳帝君”,正阳帝俗名“汉钟离”,道号“正阳子”;中殿是吕祖殿,供奉的是孚佑帝君吕祖;偏殿是黄梁店,三殿是卢生祠。卢生,原名卢英,唐代久试不第,其于邯郸途遇吕祖,授其瓷枕,遂入梦中。其在梦中享尽荣华富贵,醒来却是南柯一梦,而黄梁饭还没有煮熟,卢生因而醒悟,乃出家为道。黄粱梦中还有一个“民俗神宫”,内设“天后宫”,供奉妈祖;“苍颉殿”,供奉造字神仓颉、营造神鲁班、药王邳彤、酒神杜康、茶神陆羽、狱神皋陶、梨园神唐明皇;“文昌殿”供奉文昌帝君;“月老殿”供奉月老、合和二仙、小儿神、灶王爷、土地夫妇;“财神殿”供奉赵公明。黄粱梦中第三组建筑是“中国名梦馆”,里边都是历代流传下来有关“梦”的故事大型壁画,其中包括汤显祖的《临川四梦》。16点返回宾馆,一路黄沙尘埃,要在这样的环境中搞文化开发,我的心已经凉了一半。19点召开文化交流会,我因身体不适回屋睡觉,没有参加此项活动。
4月5日是清明节,8点30分代表团乘车去马服(现名:紫金山)参加马氏祭祖活动,为了迎接台湾、马来西亚代表团祭祖,邯郸市接受了我的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圈的建设思想,先期投资400万元,改造了紫金山土路,开山填沟修了两个停车场,在山腰修建了“马氏名人馆”,从这里到“赵马服君赵奢墓”全部是大理石铺路。“赵马服君赵奢墓”碑是用一块完整的汉白玉建造,高达8米,基座和护栏为汉白玉和黑色大理石;墓地占地面积为40×40=1600平方米,墓前设有石供桌、石香炉、石长明灯,还作了一个巨大的气球门。
我们从山下换乘轿车上山,交通警在各个转弯处设岗指挥,此次活动在邯郸来说是件大事,所以省台办、市政府均派人陪同扫墓。当地农民如同过年,纷纷爬到山梁上观看,在紫金山脉上形成一条亮丽的风景线。马鹤凌、马振兴先生分别代表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宗亲,为代表团捐建的两块墓碑揭墓,并分别念祭文。由于组织混乱,马鹤凌误念了邯郸马氏代表、原邯郸市人大副主任马梦武的祭文,因而使马梦武无法参加主祭。马氏代表团祭拜后,上香放鞭炮,市政府运来六门礼炮助兴,用氧气体鸣放了36响礼炮。种树浇水后,祭祀活动结束,我因尿急提前下山,顺便到“马氏名人展览馆”看了一眼,在赵奢介绍中说:“赵奢是赵武灵王之子的说法得到了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会长汤锦程先生的肯定,早在2001年3月他在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所作的电视系列片《寻根祭祖"百家姓》曰:赵奢本是赵国公子,是赵武灵王的后裔。”12点回到宾馆吃饭、休息,养精蓄锐,准备下一站河南安阳的祭祖活动。


(五) 河南安阳马氏庄园祭祖活动


2005年4月5日14点,我随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宗亲代表团出发去河南安阳市参观马氏庄园,原定我会参加河南安阳市组办接待活动,但由于战线过长,不易把握,所以我推辞了马善田的邀请,此次只是陪同马氏宗亲代表团前来参观。在此之前,河南安阳市与邯郸市有关单位已经协商过联合接待的问题。然而,由于两市衔接有问题,车队在过境时,竟然等了将近20多分钟才放行。我们的车队过界后,由安阳市公安局、交通局正式接管了代表团的保卫任务。


安阳市是我们商殷族的首都,殷墟古都一直是我向往的祭祖圣地;然而,由于是随团专访,所以无法单独活动,乃至到了自己的家门、祖宗的寝地,却不能前往祭祀,只能遥望着开往殷墟岔道的方向遥祭祖先。安阳市因受邯郸紫金山的煤尘影响也成了一座污染城市,但是其城市布局非常完美,建筑别具特色,绿地面积也符合标准,由此可以看到安阳市在城市建设方面具有超前意识和领导艺术。邯郸与安阳属于平级市,两市仅仅一界之隔;然而,安阳市仿佛是座大城市,而邯郸市则像个中等小城,同车的邯郸人看了安阳的城市规划和气势都感到自愧不如。安阳市委副书记在一楼会议室接见了台湾、马来西亚代表团和我们这些陪同人员;而后,车队继续向安阳县蒋村乡蒋村马氏庄园前进。


14点30分我们的车队抵达蒋村马氏庄园,车队刚一进村,就赶到了过节的气氛,蒋村马氏早已全体出动列队在村口迎接,马氏宗亲打出“热烈欢迎台湾、马来西亚马氏亲人来安阳县马氏庄园参观”的横幅,男学生们穿着迷彩服军装充当警卫;女学生们挥舞着花环左右舞蹈;妇女们敲着腰鼓,男人们敲着锣鼓,孩子们放着鞭炮,场面热闹非凡。同车的邯郸电视台、邯郸日报的记者们早已经安耐不住激情,纷纷跳下车去抢拍镜头,我们也随之下车,在马氏宗亲的热情欢迎下,开始参观这座号称为“中州大地绝无仅有的封建官僚府邸建筑标本”。


马氏庄园是清代两广巡抚马沛瑶(1831年——1895年)的故居,始建于清光绪13年(1887年),建筑群分南北中三个区域组成,共分六组,22个院落,占地面积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由门、厅、堂、楼、室、廊308间组成,现已被评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内设有文保所。蒋村马氏宗亲在大厅召开“欢迎台湾、马来西亚宗亲大会”;我则带着摄影师小龙率先参观了马氏家庙,马氏家庙为三进院落,其门楼为二层,如同一座城门;第三进是“聿修堂”供奉着马氏历代先祖。蒋村马氏刚在这里召开了“2005年清明蒋村马氏祭祖恳亲联谊大会”,因而巨大的横幅仍然悬挂在房梁上。1947年,八路军刘、邓大军曾在马氏庄园建立司令部,刘伯承与邓小平曾在马氏庄园龙抱槐树下对弈。


参观结束后,蒋村基督教堂的年轻女子们组成的西乐队也赶来相送,热闹的场面令我为之振奋;但如此多的青年姑娘,而且大多还是中学学生却转换了民族信仰,的确令我好奇。18点代表团离开马氏庄园,我和邯郸历史学会会长刘心长一路高山流水的调侃,吸引了同车的青年人,大家为我的讲演表示感谢。刘心长今年68岁,毕业于人大历史系,这是我在邯郸遇到的唯一一位真正的学者,所以聊得非常投机,因而我建议他成立“邯郸大文化协会”,从理论上先占据垄断地位。车队经过我们汤人母亲河“漳河”之时开始下雨,我想祖先是不是知道我来到这里,特意将“清明时节雨纷纷”留到我经过此地时才降落下来,以此提醒我不要只顾为他人做嫁衣裳,要想着为自己的祖先举行一次祭祖盛典。同车的人都认为此雨来晚了,而我却感到此雨是在警示我;所以过了漳河,我发现之一界之隔的邯郸果然没有下雨。由于夜幕降临,我没能看到铜雀台,也未能聆听建安文学的才子乡音,然而却见铜雀台方向飞起一束束礼花,照亮了整个夜空。


20点代表团回到邯郸宾馆,王三堂市长在二楼多功能厅为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宗亲代表团和我们这些贵宾举行送别晚宴。邯郸市和马氏宗亲代表团互赠礼品,市政府为我和马善田颁发了纪念奖品“胡服骑射”黑陶盘;马善田代表马鹤凌先生在大会上宣布马鹤凌先生对我及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所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会后,马鹤凌先生特赠我会“弘扬中华文化、造福世界人民”书法一幅,以示感谢。我和沈廷杲名誉会长仍被安排在1号桌,王三堂市长前来向我敬酒谢道:“感谢你对邯郸市作出的贡献”;随后,邯郸马氏研究会会长马梦武前来向我敬酒谢道:“我代表邯郸马氏向你致谢”;而后,马来西亚宗亲会的代表团成员纷纷前来向我敬酒表示感谢;河北省台办姚鸿安副主任也代表河北省台办向我敬酒致谢,我借机向姚鸿安副主任提出举办“秦皇岛市中外足球比赛”事宜,他同意帮我联系。最后,邯郸市台办崔玉章主任带了几位邯郸市领导前来向我致谢,其向各位市领导介绍说:“这次活动都是汤会长发起创办的。”邯郸市领导纷纷向我敬酒表示感谢。当晚,邯郸市政府赠送我们每人一只高仿“和氏璧”作为纪念。


4月6日晨7点,我们到二楼多功能厅吃早餐,并向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宗亲代表团辞行,并预祝他们在陕西扶风祭祖和云南参观访问一帆风顺。崔玉章主任和市台办的同志一再邀请我多留几日,将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圈的下一步工作交代给他们去完成,但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所以推辞了。崔玉章主任率领市台办同仁将我们送上车,于是我们开车朝石家庄方向驰去,中途刘胜坤接到华北石油管理局通知,要求他下午3点返回单位开会,所以我们只好放弃到石家庄参观的原定计划,向北京疾驰而去。13点30分,我们顺利回到北京,完
了此次重大的外事活动。


4月15日,马善田通知我说:“台湾、马来西亚马氏宗亲代表团回去后,将整个活动情况迅速传播到了泰国、美国、加拿大、新加坡等国和中国大陆有关省市及香港的马氏宗亲总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4月18日,邯郸市政府在钓鱼台国宾馆举办“邯郸文化周”,邯郸市台办崔玉章主任、李建武处长、李处长三人特抽空前来看望我,通过此次活动,邯郸市台办与市财政直接挂钩,解决了经费不足问题。因此,市台办赞同将我设计的马氏旅游经济文化工作继续开展下去,使其为邯郸旅游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



分享按钮>>邯郸兴起“姓氏文化热”
>>【文化古迹】古壮族拳术又一重大发现:黄氏功夫